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li | 01/03/08, 20:50 | 中國文學 | (20024 Reads)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

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雕闌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

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 

 

李 煜 ( 937-978 ) 字 重 光 , 號 鍾 隱 , 徐 州 人 , 南 唐 最 後 一 個 君 主 , 史 稱 南 唐 後 主 或 李 後 主 。 李 後 主 早 年 生 活 安 逸 , 文 學 風 格 較 綺 艷 絢 麗 。 公 元 975 年 , 南 唐 被 宋 太 宗 侵 佔 了 , 李 後 主 被 俘 虜 軟 禁 起 來 , 期 間 寫 了 許 多 優 秀 的 詞 作 , 表 達 他 對 故 土 懷 念 之 情 , 風 格 轉 為 深 沉 悲 哀 , 十 分 感 人 。

《 虞 美 人 》 是 李 後 主 亡 國 後 居 於 汴 京 時 的 作 品 ; 藉 著 詞 作 , 李 後 主 表 達 了 他 對 昔 日 生 活 的 懷 念 , 映 襯 他 眼 前 的 孤 單 寂 寞 。 據 《 樂 府 紀 聞 》 說 : 《 虞 美 人 》 中 的 詞 句 『 問 君 能 有 幾 多 愁 , 恰 似 一 江 春 水 向 東 流 』 , 使 舊 臣 聽 了 下 淚 , 宋 太 宗 讀 了 這 首 詞 , 便 派 人 給 他 牽 機 藥 。 可 見 《 虞 美 人 》 一 詞 道 盡 了 李 煜 和 南 唐 遺 民 的 亡 國 之 痛 。

春 花 開 了 又 落 , 秋 月 圓 了 又 缺 ; 這 樣 的 循 環 到 甚 麼 時 候 才 完 結 ? 在 美 景 中 , 我 不 禁 想 起 一 連 串 的 往 事 。 小 樓 昨 晚 又 刮 起 了 東 風 , 在 明 亮 的 月 色 中 , 我 彷 彿 看 到 不 想 再 記 起 的 故 鄉 。 那 華 麗 的 宮 廷 大 概 還 在 舊 地 吧 ﹖ 只 是 當 年 的 歌 女 早 已 年 華 老 去 了 ! 一 個 人 能 有 多 少 愁 緒 ? 就 像 長 江 一 樣 , 不 分 晝 夜 地 向 東 奔 流 !

此詞大約作于李煜歸宋後的第三年。詞中流露了不加掩飾的故國之思,據

 說是促使宋太宗下令毒死李煜的原因之一。那麼,它等於是李煜的絕命詞了。

 全詞以問起,以答結;由問天、問人而到自問,通過悽楚中不無激越的音調和

 曲折迴旋、流走自如的藝術結構,使作者沛然莫禦的愁思貫穿始終,形成沁人

 心脾的美感效應。誠然,李煜的故國之思也許並不值得同情,他所眷念的往事

 離不開“雕欄玉砌”的帝王生活和朝暮私情的宮闈秘事。但這首膾炙人口的名

 作,在藝術上確有獨到之處:“春花秋月”人多以美好,作者卻殷切企盼它早

 日“了”卻;小樓“東風”帶來春天的資訊,卻反而引起作者“不堪回首”的

 嗟歎,因為它們都勾發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棖觸,跌襯出他的囚居異邦之愁,用

 以描寫由珠圍翠繞,烹金饌玉的江南國主一變而為長歌當哭的階下囚的作者的

 心境,是真切而又深刻的。結句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,是以水喻愁的名句,含

 蓄地顯示出愁思的長流不斷,無窮無盡。同它相比,劉禹錫的《竹枝調》“水

 流無限似儂愁”,稍嫌直率,而秦觀《江城子》“便作春江都是淚,流不盡,

 許多愁”,則又說得過盡,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量。可以說,李煜此詞所以能

 引起廣泛的共鳴,在很大程度上,正有賴於結句以富有感染力和向征性的比喻,

 將愁思寫得既形象化,又抽象化:作者並沒有明確寫出其愁思的真實內涵——

 懷念昔日紙醉金迷的享樂生活,而僅僅展示了它的外部形態——“恰似一江春

 水向東流。這樣人們就很容易從中取得某種心靈上的呼應,並借用它來抒發自

 已類似的情感。因為人們的愁思雖然內涵各異,卻都可以具有“恰似一江春水

 向東流”那樣的外部形態。由於“形象往往大於思想”,李煜此詞便能在廣泛

 的範圍內產生共鳴而得以千古傳誦了。

[1]

very good,
very sad,
very romantic


[引用] | 作者 雞蟲葉 | 20/11/08 09:4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四十年來家國,三千里地山河。鳳閣龍樓連宵漢,玉樹瓊枝作煙蘿,幾曾識干戈。

一旦歸為臣虜,沈腰潘鬢銷磨。最是倉惶辭廟日,教坊猶奏別離歌,垂淚對宮娥。


[引用] | 作者 Henbug yip | 08/04/09 05:2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thx


[引用] | 作者 asd | 19/02/11 03:58 | [舉報垃圾留言]